(一)同是天涯沦落人




  1996丙子年初夏,我到内蒙一座小城摆摊算卦。在市内公园前面的马路边,有一排枝叶茂密的梧桐树。树荫下有几个同行。我摆上摊子,叼上一支烟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心想:这些人都是什么类型的八字呢?在我看来这些熙熙攘攘的人流就是乱乱哄哄的八字。





  这时,在我旁边摆卦摊儿的中年妇女凑到我的面前和我搭讪。她中等个,白皮肤,圆脸盘,大眼睛,翻鼻孔。她问我是从哪里来的,住在哪里。我如实地回答她。当她听说我住在旅店的时候,就说:“住店花钱多,要是长期干不如租房。”



  我说:“我也不知道在这儿行不行,先摆摆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