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需要沉淀,要有足够的时间去反思,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完美。】    一下笔的时候就是天黑,我不知道天亮的时候自己都去干什么了,脑袋混沌的就像是这个冬日四五点钟的天色,事实上天还没有黑,只是那时却没有一点白天的颜色,灰蒙蒙的透过一层玻璃跑进了一双眼睛,眼睛是黑色的,白色的区域被挪移的闭上了,心底是从仰望的地方锤击的一阵暮鼓,风吹着只有声音,屋子里没有冷,却是躺在靠椅上的一身疲惫。


     倦了吗?没有,手指还在几盏怒目而视的灯下飞快的舞动,其实感觉就是骗子,就是我在流浪的角落遇见的一只野狗,瘦骨嶙峋,却依然是狗的摸样,我怕被咬只能远远的躲开,甚至不知道它或许还在为了一个呼吸跟命运搏斗,它或许为了站着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死也要是一个狗的样子,我们活着是自己的样子,就那样被欺骗了,绕过一段没有必要的时间,自作聪明的炫耀一种所谓聪明,不知道的是,那只狗已经在某个丢弃的角落僵硬。

  总是要相信自己,因为只有一个自己,即使是错的它在一个刚开始的时候也会是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就像是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是没有善恶好坏之分,所有的性子就像是一张白纸,你从上面甚至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只是时间走得远了,视线模糊,明明就是那么一个人,却偏偏是认不出或是再也看不见自己的轮廓,我想其实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所处的地方,自己所处的人群,埋没了一颗心的余地。心向快乐,则就是一个人的快乐,心向阳光,则就是一个人的阳光,心向着全世界,则一个人同全世界一起欢喜的生活。
一面墙上切开的格子,套住的就是一个白天的时候,没有太阳,却依然有光亮偷偷的爬进屋子,没有太阳,却依然有一些温暖向一个人的地方盘踞。
  厌烦是一种情绪给一个人设的陷阱,而自己却小心翼翼的相信,想要逃脱,是自己对自己的不满,好像所有的客气都不再安之若素,所有的熟悉就被涂抹的陌生,所有的脚步都像是飞一般的逃逸,自己也不知道思索的方向,求的或许就是一个衣食无忧,活着。
  活着,沉重的就像是“死去”一样的字眼,只给一个躯体不断的呼吸,不断的食粮,精神却衰弱的像一个孩子的智商,除了吃之外就只剩下喝,这或许已经是没有再衔接的必要,吃完之后直接死去才是一种解脱。我想活着是是精神每时每刻吮吸一点阳光,一点让一颗心暖和的温度,脚下的步子不停歇的行走,从黄土地到丘陵,从山峦到到一道蓝天一样的海湾,眼睛也在呼吸,心不只在跳,而是在曼妙的舞蹈。
   白天和黑夜,就是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交接,做梦一般的事情活着,寻找爱怜的人,倔强烙印在脑海的信仰,和不平凡的一生,微笑着死去。
    【文/公子钜】
    【美文 http://bbs.12580777.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9399&page=1&extra
  发表时间:2013-01-15 14:58:54 复制链接评论(0) ┆ 阅读(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