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东边一抹阳光点燃一个新的开始,沿着人行道去脚步停留的时候。西边还未及消散的月色,悄悄掩藏形迹,带着一场梦凌乱的头绪向地平线飞去,一个落幕时候是下一个开场白的序曲,一个角度的倾斜,黑色依然住在一只眼睛,梦,从截断的部分划清了白天与黑夜的界限,在地平线转角的地方做一个标记,不要让自己失忆,明白一只月亮到太阳的距离。


    一个人独自拥有白天和黑夜,不能忘掉自己还有刻在脚步里的理想,身体在行走,眼神就像是一根燃烧了一个世纪的火柴在触碰某个点的时候,一个无足轻重的念头自燃,噼里啪啦的一大串的声音拖着一身体,飞蛾扑火般壮烈的撞进了一个圈子,糊里糊涂的自己跟自己兜圈子,乏味到从身边路过的花草树木都卸下了所有的雍容,消瘦的像一个可怜的孩童,缩成团的欺骗一个冬天的寒冷。


   耳朵冻僵了,是耳边的声音稀薄,就像黑夜里伸出的一双翅膀,沾了一河的水,到天亮的时候只剩下一排被打磨的没有面目的栏杆,站在声音编织的人群,原本是一种拱桥,却被一条越过的马路剥夺了所有荣耀,只有换一种心情,用弯下腰的身姿感觉,河水冰凉,人心嘈杂。
   同一张脸,在同样一只眼睛里出现,就像是某一个早上脑海里冒出来的一句话“你好吗?我很好…”,其实只是简单的想从脑海找一个安慰自己的句子,却不小心翻起对那么一个人的问候,背对着阳光的影子回忆在回忆里,美丽的东西丢在了那座温暖的阁楼,只要太阳还微笑,只要心中还有阳光的味道,那么一切照旧,自己还是自己,一个人,想起或者回忆不过是意外,就像是一场远行,无论欢喜亦或疲惫,欣赏到的不过是心上冷暖的滋味,有人说过“冷暖自知”,有些时候自作多情也就是画蛇添足。

     就是要找一个理由对自己好,不要在一个人的时候变得冷漠,每天都要有一种喜悦,就像是一个早晨,拉开窗户的第一缕灿烂毫无遗漏的怜惜这么一颗跋涉过夜晚的孤独。身体贴近一个窗户感觉眼睛里这个没有自己的世界,行人匆忙,风雨忘了时间昨天就不见了,只有太阳撕开了昨天厚厚一层的流云如约而至,我想这就是美的,好像是谁在心底放飞了一只风筝,向着蓝天空飞去,渺小到空气觉察不到,只有沿着一根丝线的踪迹感觉,灵魂搁在天空的味道。
   有那么一天,在面着大海的地方给自己筑一藏身的小屋,在每一早晨闻着阳光和海水的气息,听着沙粒吹拂的声音,入眼是比天空还要蓝的颜色,然后微笑着依窗相老。
    【文/公子钜】
    【美文  http://bbs.12580777.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9537&page
  发表时间:2013-01-16 14:50:05 复制链接评论(0) ┆ 阅读(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