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时候人在一声长长的汽笛声中流浪,这钢铁做的巨大的盒子浸泡在海水里,打算从一个陆地流浪到另外一块陆地,预计在夜半时刻靠岸,人没有停歇的思考,几个肩膀相互依靠,呼吸声都不忍撞破船舱里的嘈杂静悄悄,或许是声音也疲惫了。


   风从水里吹来,就像是一位怜惜着牛犊的老黄牛,给人的身上留下一层潮湿的东西,烦闷的空气仿佛能滴出水一般,抹下额头几层汗将头发贴紧,一簇一簇的凌乱朝着一个向着夜色的门口奔袭,依靠着栏杆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要吞掉所有海水里那些能浸透灵魂的湿。
   夜晚的海面显的十分安静,除了海水拍打的海水的声音就是远处船靠岸的汽笛声,从一个密闭的角落钻出来的时候,影子把头伸向了大海的影子,甲板上是一个声音在海水里游荡,还没有从嗓子里出来,就美妙到甲板都融化了一片水迹,带着海水的咸,穿进了一只鞋子里到灵魂深处,这个世界没有了美丽的鲛人,但是这心底触动就像是一滴鲛人的眼泪,美到一场黑暗时候的月光尽头,一点明亮照几寸心安理得。
   所幸是没有下雨,也没有雾气,黑暗里依稀随着海水起伏的的岸边,灯火在燃烧一个热闹,飞舞奔腾,就像是神话中的金蛟剪一样从海陆相接的地方把这夜色剪成两面,下面灯火璀璨,上面星光几点,所有的无聊和乏困都在这夜色尽头喧闹起来,好像是整个海岸都欢腾起来一般。
   一个人开始张望,沿着轮船划向的地方,心里被海水涌起的锈迹慢慢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一些喜悦,扫尽了趴在栏杆上紧促呼吸的疲惫,因为目光所至的地方已经是脚步所要到达的地方,下一刻,我将会出现,虽然天还没有亮,但是身体挨着了大地,心一下子安稳,所有的平静就是这样子。

    原本是去游历,结果却是狼狈而归,从天亮的时候到乘船泊过一个夜晚,或许很多时候心中有各种各样奇思妙想的美好,就像是在一个风季趁着热闹的人群放风筝,结果别人撞破了蓝天,自己却撞破了风筝,所谓生活就是这样一些变数让人应接不暇,茫然失措时心也乱如麻絮,我想无所谓成功失败,不过都是一种经历,主要还是自己找对一份心态来品尝,或喜或忧,或哭或笑,最后时间过去了,心底所剩的就是一句明白,人生所求不过就是一安稳活着。
   我想还会有下一次,不过是船只行尽了水,换成了一列火车,人终究会从一片茫茫中苏醒,所有的行迹都会像是铁轨,一切走的越远越明晰,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不急不缓,顺着心中的方向按图索骥,寻找的终会是一个好的境地,相信自己,天亮时候还可以重新开始。
  【文/公子钜】
  【美文  http://bbs.12580777.com/thread-120057-1-1.html
  发表时间:2013-01-21 15:12:58 复制链接评论(0) ┆ 阅读(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