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时,一场梦离奇失踪,原本的安睡苏醒,月光从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的缝隙偷偷摸摸的落了一桌子,碎碎的几点依偎着一只装着水的白瓷杯子,好像是一位口渴了很久的赶路人,掀开了一扇门喝几口水暂歇,停留也就是那么一小会的功夫便不知被那闯来的几缕风掀着窗帘送走。


       屋子里一片漆黑,在所有的光被一扫而空之后,眼睛好像伸出了一双手拨开这层看不见对面的东西,终究是这黑色太清冷,仿佛就那么一瞬间一只眼睛的身形僵硬。
      安静只是自己心中想着的这么一种颜色,不光是眼睛看不见,即使是心也毫无察觉的看不见,原本浑浑噩噩的一场梦,却攀爬在窗台上,听潜伏在夜里的一只丧偶的夜猫嚎啕,就像是一条向着西去的小路上被秋风萧瑟的纸钱,挥挥洒洒摩擦着干涸的空气,声音也在干枯般尖叫。
       睡意全无时候,好像是这夜晚的心底也在隐隐作痛,透过窗户抽泣,落在一只半梦半醒的棉枕上面轻叩一扇耳廓,耳朵是阻住去路的木门,剩下的几点就是无家可归的人在午夜时候叩醒一场陌生,让一场梦彻底废弃一个结局,重新开始一个美丽的故事。
      按捺不住,披着衣裳起身,趿拉着鞋子从窗子的一角向外张望,试图寻找那只吟唱着悲惨的身影,可是所有想到的都消失一空,窗外只是几棵瘦骨嶙峋的老树在瑟瑟颤抖的维护着路过的人行道安宁,月光从一个角度穿过楼宇,在人行道道上行走一只稀疏的影子,像是一个未满岁的孩子,行到黑暗处全无,只剩下蹒跚跌倒,嘤嘤而做的哭泣声像是乍泄的寒流吹进了裹得严严实实的脖颈,缩紧脑袋从夜晚穿行。
      拿起水杯,灌下一喉咙的冰冷,又躺进了温暖的地方,蕴养一场梦,闭眼所有声音被清除一空,脑海里黑色的背景板衬托着一场洁白如雪的梦,又开始向黎明时候远行。
      心烦意乱之时,就该忘掉一种声音,让脑海清明到所有的吵杂无可遁形,然后一颗一颗仔细拔除,给自己装点一场纯色的梦境,所有白色都是在撒欢了奔跑的无忧无虑,不是没有烦恼,而是总要给自己找一个没有烦恼的空隙,放纵,就是做那样安静一场梦,流浪的人回了家,屋子里是一个火炉燃烧的温暖,噼里啪啦的火花就像是一场梦璀璨到淹没一个天亮的流星雨,从绽放到安睡进入一个白昼。
      愿给自己一个安静如梦的夜,从黑暗处作别,循着太阳的影子回归,一个呼吸,丈量夜色的稠密,阳光不醒,人亦如睡。

    【文/公子钜】
    【美文 http://bbs.12580777.com/thread-120511-1-1.html
  发表时间:2013-01-24 15:01:25 复制链接评论(0) ┆ 阅读(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