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是肆无惧怕的。礼拜五傍晚就想着,明天必然睡一个肆无忌惮的觉,直到睡的烦了复兴来。可结果总不是你梦想中的那样,要么失眠到天亮,要么被电话唤醒。
   
    这不,电话的铃声硬是冲破了美梦,毫不包容。脑筋里一派迷雾,总妄想是闹铃响了,以是发愤的睁开眼睛看看,颓废的是屏幕上没有炫夸“再睡10分钟”,而是一个纯熟的称号在上面跳动着,是兄长。不敢忽视,匆促接通,我还没有来得及发言,他说了一句:“我快到你门口了,抓紧起来,一起出去玩”,电话就挂了。
   
    啊?这是什么节拍啊,快起!于是岂论三七二十一,以迅雷亏折掩耳之势穿好衣服;牙刷吞在口中,犹如没有挤上牙膏,不管了;湿毛巾往脸上一蒙,擦两把,搞定。到底外出了,和老哥召集,车上顾不上发言,向着标的奔驰而去。
   
    此行计划翻越几座小山,找一下冬日里挥汗如雨的发觉。很快,到了预订的起点,登山开首了。不独立,同行的人好多,络绎不绝的前进在山路上。“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更而且兄弟在沿路更加感觉任性。此时眼前、此情此景,没有劳累,一块上说笑风生,激扬诗词、感叹万千,不觉中,二分之一的路程仍然被甩在身后。
   
    风和日丽春风止,蓝天白云伸手及。登上山顶放眼望去,这座山尽管没有那种险峻、没有那种嵬巍、没有那种苍翠,但是总有高瞻远瞩的视线、总有仍旧山下的热忱。继续前行,一路放歌,山路在不经意间就走收场。和老哥在一起玩的光阴类似比平常要快,可以是兄弟无间吧,总之彼此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于是才大意了时间。
   
    下山正是晌午,找个饭店开吃,没有满汉全席盛,却有兄弟话桑麻。清茶加上几个小菜,就着米香,实的确在的舒适。饭后,一起小走一段,谈谈改日,说说曾今。每一个话题都是兄弟的话题,从不参杂其他。
   
    从此若分散,何日再邂逅?“桃花潭水深千尺,兄弟情谊才词穷”!把酒言欢,你调我侃的时间越来越少,各奔工具的日子渐渐挨近,是冲突、是羡慕、是不舍!
   
    “天下无不散宴席”,这句话结尾了。这个时间变更了这个全国,世界小了,这不是离别时的安慰,要牢记常联络,报太平。
   
    不知始结尾多少次这样的景象,寂静无语两眼泪。表露了名贵,才不敢散发、才不敢敷衍。山常在,望兄来;石不烂,共登台;松柏四季绿不改。
   
    晚上惠末了,站在楼顶,望着天的西边。、落日烧红的云彩模糊可见,留下的印迹变成了一片瑰丽的风光,让人沉迷,让人赞扬。华灯初上先衰退,前路悠悠定明朗,相信我们城市好好的,能好好的竣工我方的目标,再相见时不要为彼此落泪。
   
    “相见时难别亦难”,挥一挥衣袖,爱护千万!
  发表时间:2014-12-10 18:41:36 复制链接评论(0) ┆ 阅读(3818)